长征医院救助“单肾”妈妈

长征医院救助“单肾”妈妈

作者:方梅兰   责任编辑:   发布人:系统管理员   文章来源:   发布时间:2017-02-27  浏览次数:(0)

2月20日,55岁的胡进妹被推出了手术室,她刚刚接受了乳腺癌手术。这距离她发现乳腺癌只过去了6天。

因为这是一位“特殊”的病人。胡进妹和丈夫都是上海长征医院的保洁员,5年前她刚把自己的一个肾移植给患尿毒症的女儿。2月14日,当大家都沉浸在情人节的罗曼蒂克中,胡进妹却查出了乳腺癌。这个已经被疾病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家庭又被推向深渊。

获悉胡进妹的情况后,从住院到手术,长征医院开通了一系列“特殊通道”,保证她安心接受治疗。

点击查看原图

点击查看原图

胡进妹和丈夫雷明喜在上海长征医院住院大楼做保洁工作,一个在20楼,一个在12楼。

都说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却各有不同。

2003年,8岁的女儿雷惠斌查出肾病,一家三口从福建老家来到上海,慕名找到上海长征医院。在陪女儿透析的过程中,夫妻俩进医院做了保洁员。

苦等10年,没有等到合适的肾源。为了救女儿,2012年,胡进妹毫不犹豫将自己的一个肾移植给了她。

“手术也是在长征医院做的。”胡进妹回忆,“医院减免了一些费用,医生还塞了钱给女儿,”因为当时夫妻俩掏出所有积蓄加上四处借的钱,一共也就15万元。

手术后,女儿每个月要复查,需要一辈子吃药。保洁员的收入微薄,夫妻俩只能没日没夜的干。

考虑到胡进妹一家的情况,医院同意雷明喜一个人负责住院部12楼的保洁工作,他每天从早上5点做到晚上8点,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,365天无休。

胡进妹则一边在医院做保洁员,一边做钟点工。

即使这样拼命干,每个月的收入也不足8000元,除了女儿的4000多元药费和1300元房租,一家人的生活费只有2000元。

一家三口住在医院附近一个10平米左右大的阁楼里,“房子最矮的地方就50公分高,要跪着”,雷明喜比划着,睡觉、做饭、厕所都在一起。

“平时看到胡阿姨的午饭就是一个馒头。”20楼的护士们说。

“食堂里遇见雷师傅,要么是一碗面要么就是一个蔬菜一份饭”12楼的护士们说。

“每天吃饭不敢超过5块钱。”雷明喜嘟囔,女儿只有福建农村的医保,医药费报销不了多少钱。

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

2016年春节的一天,胡进妹回家发现女儿傻坐着,叫她也不回应。夫妻俩慌了,赶紧带她到医院检查,最终确诊是癫痫。

2016年,医院还给雷惠斌安排了开电梯的工作,希望能减轻一些这个家庭的负担。不过在工作了5个月后,雷惠斌还是因为身体吃不消回家了。

最困难的时候,一家人要靠福建老家的亲戚每个月寄钱过日子。

没想到不幸接二连三。

2月13日晚上,胡进妹摸到自己右边的乳腺上有很大的硬块,在医院工作久了,让她觉得这不是个好现象。第二天一早上班,她和20楼护士长袁雁说了这个事,袁雁赶紧安排她去做了B超,显示是乳腺癌。

“女儿以后怎么办?”胡进妹完全懵了,“女儿哭了一晚上,他(雷明喜)有高血压,一天都不舒服。”一家人过了一个不眠之夜。

胡进妹工作的20楼是耳鼻咽喉科和口腔科病房。获悉她的情况后,2月15日一早,两个科室的医护人员筹集了30000元钱送到胡进妹手上,耳鼻咽喉科主任刘环海拿出了身上所有的5300元现金。

消息也传到了雷明喜工作的12楼。2月17日,胸外二科将大家捐赠的18440元钱送到了胡进妹的病房。

除了医护人员的捐款,医院也为胡进妹开启了特殊通道。“她是我们长征的医院,要让她没有后顾之忧好好治病。”郑兴东院长说。

2月14日发现乳腺癌后,普外三科马上开始为胡进妹安排病床和手术,2月16日,胡进妹正式住院并进行一系列术前检查。

考虑到胡进妹只有一个肾脏,和一般病人情况不同。2月18日,由郑兴东院长主持,医院普外科、麻醉科、肾移植科、肾内科等专家进行会诊,根据胡进妹术前检查数据评估了她的肾功能情况,对手术期间的麻醉方案进行了讨论。主刀医生、普外科副教授张军初表示,患者的肿块不小,手术后,还要根据情况制订后续医疗措施,整个治疗费用大概要三、四十万元。

点击查看原图

“医疗费用到时进行一定程度的减免”。郑兴东院长说。

“最困难的时候,都是医院帮我们。”2月20日,胡进妹被推进了手术室。

医护人员的善举也引来媒体的报道。

 

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版权所有Copyright (C) 2003-2010 www. smmu.edu.cn reserved 项目管理
学校地址:上海市翔殷路800号 邮编:200433 沪ICP备05003363号  管理员E-mail:webmaster@smmu.edu.cn
管理单位:信息化办公室 技术支持:网络中心